首都博物馆展览走进新疆

  • 文章
  • 时间:2019-02-20 21:39
  • 人已阅读

 天空逐步地暗了,粉红的晚霞渲染了整个房子。灯下,只能见到神色有些干瘪的母亲,正收视反听地坐着……  母亲并无外出事情,只是整天在家里怨天尤人的、默默地干活。远远看去,母亲就如一缕阳光,在那温和的灯下,更显得她很亲切。  我渐渐地、渐渐地朝那灯光处走去,看见了母亲正笃志帮我补缀了一件接着一件的衣服,心里突然有一种难以表白的失落感……我细心视察着母亲,那一针一线,那一个个可爱的图案,那银针刺破手指粘在衣服上的丝丝血迹,让我不由感到心酸。我常问母亲:“难道不痛吗?”她却总说:“一只小鸟,即便同党折了,依旧会为了疼爱的人向飞翔……”母亲的话,我似懂非懂,然而我大白,母亲对我的爱相对是独一无二的。  灯光下的母亲,不论从背影,仍是侧面,都依旧很美、很耀眼。母亲是灯下最璀璨的一颗明珠,它照亮了暗淡的天地;母亲是灯下最不凡的一根红烛,燃尽了本身,却指引我向行进。母亲是灯下最诱人的笔,为我谱写了一份份美好的乐章。灯光下,那一个我永恒忘不了的人,心里默默地向你说:“我永恒爱你!”――我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