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好报

  • 文章
  • 时间:2018-10-01 08:51
  • 人已阅读

  一

  

  郝小梅已经快一年没见到丈夫胡大昌了。现在,他离她不过百十来米,郝小梅恨不得飞过去——去打他个人仰马翻!

  

  平心而论,郝小梅虽然泼辣了点,但绝不是蛮不讲理的人。想当初,她和胡大昌离家千里来到上海,先是贩菜,后来卖鱼,每天起早贪黑,风里来雨里去,她没有一句怨言。七八年下来,总算在上海站稳了脚跟。为了摆脱满身的鱼腥味,改行开了一家小花店,光光鲜鲜地当上了“老板娘”,儿子强强也从老家接来了,一切都很圆满。可就在这时,婆婆却得了脑血栓,不小心把腿摔断了。她这当媳妇的二话没说,让胡大昌做好生意带好儿子,就离开上海回老家照顾婆婆了。将近一年的时间,郝小梅在家端屎端尿,无微不至地伺候婆婆,婆婆的腿终于愈合了,脑血栓也控制住了,生活完全可以自理了,她便兴冲冲地收拾行装去上海,准备一家团聚。可那甜甜蜜蜜的金风玉露喜相逢,却因为陈秋菊的一个电话,骤然变成咬牙切齿的千里捉奸。

  

  陈秋菊在电话里说得有鼻子有眼,说那女的妖里妖气,头发卷卷的、黄黄的,和胡大昌可黏糊呢,都不背人的。郝小梅当时就懵了:“就凭胡大昌,也能整出个第三者来?”陈秋菊在电话里“扑哧”笑了:“大妹子,你可真落伍,现在不叫第三者,叫小三。”最后,陈秋菊千叮咛万嘱咐,说现在小三厉害,你家胡大昌好歹也是个小老板,你得小心人财两空啊!大妹子你这些年多不容易啊,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一席话,说得郝小梅的眼泪都下来了。陈秋菊是郝小梅卖鱼时的老主顾,做房产中介的,开花店的房子就是她帮着找的,两家店离得不远,所以她的消息绝对可靠。

  

  在去上海火车上近一天一夜的时间,郝小梅眼睛都没闭一下,一闭上眼就是胡大昌和那个黄卷毛卿卿我我的场面。要是胡大昌和那女人在眼前的话,估计郝小梅能把他们撕成碎片。现在,郝小梅终于见到胡大昌了,花店的廊檐下摆着一张桌子,他正弯着腰摆弄一束鲜花,旁边果然站着一个黄头发的女人!只见她笑嘻嘻的,正跟胡大昌说着什么;胡大昌偶尔一抬头,也是满脸堆笑。郝小梅气得浑身发抖,她握紧拳头,加快脚步。管她是小三还是小四,今天非得叫她再不敢想三想四!

  

  就在郝小梅握紧拳头的同时,身后忽然传来“扑通”“哎哟”声,郝小梅下意识地回头去看,却被一个急匆匆冲过来的男人撞了个趔趄。郝小梅吼一声:“你奔丧啊!”男人连头都没回一下,很快消失在人群中。郝小梅回过头来才发现,身后马路上一个老太太正努力试图爬起来,看情形是被刚才那男人撞倒的。

  

  郝小梅平时不爱看书看报,信息很不灵通。在城里的时候忙着赚钱,回到老家忙着种地和照顾婆婆,没时间看电视更不会上网,连“小三”都不知道,更不用说近来传得沸沸扬扬的“老太讹人”了。对于老人,她心里装着一句话,那还是她出嫁时母亲叮嘱她的,说谁都有老的那一天,到了夫家要孝敬公婆。郝小梅虽然没文化,却知道要关心老人。所以,虽然现在捉奸要紧,但看周围几个人都远远躲开,她还是赶紧过去把老太太扶了起来。郝小梅轻轻地替老太太拍掉身上的灰尘,问:“阿婆,没关系吧?”老太太有些茫然,摸摸自己的腿,试着走上两步。郝小梅一看没啥异样,说了声“以后小心点”,就急忙转身要赶着去收拾花店那黄卷毛。没想到老太太却拽住了她:“渴了,喝水。”向来大大咧咧的郝小梅没觉得老太太这要求有啥不合时宜,她也觉得嗓子眼里也冒着火呢,就飞快地跑到路边小店里买了两瓶矿泉水,一瓶拧开盖子递给老太太,一瓶自己咕咚咕咚喝了个底朝天。

  

  喝完水,郝小梅不敢怠慢,大步流星就往花店奔去。没走几步,她发现胡大昌拿起那束包装精美的花,满脸含笑地递到了女人的手里。女人装模作样地推辞了一下,笑逐颜开地捧到怀里,跟胡大昌亲热地摆摆手,转身走了!

  

  捉奸行动就此失败,郝小梅一下子成了泄气的皮球,两腿沉重得几乎抬不起来。她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

  

  二

  

  胡大昌正在收拾桌子,一回身看到郝小梅,不由惊喜万博体育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新万博体育带来了自己的独家娱乐平台,万博百家乐地址游戏是一家成立在欧洲的网上投注公司,万博体育平台更受大众的欢迎!这里应有尽有!交加:“老婆你回来了?咋不早说一声,我好准备准备?”“你要准备什么?”郝小梅冷眉冷眼。胡大昌没想到她是这么个态度,愣了一下:“当然是给你做点好吃的呀!老婆,这段时间你太辛苦了,我……”郝小梅鼻子里哼了一声,耍心机不是她的特长,她终于没管住自己的嘴:“你说,刚才那个人是谁?”

  

  胡大昌一脸尴尬和无奈:“唉,别提了,是强强新来的班主任,今天来家访的。说强强在老师提问去过哪里旅游时,他说去过恒泰昌,好多同学笑他,强强抹眼泪了。”

  

  郝小梅就是再没见识,也知道恒泰昌是个超市,去超市那怎么也不能算旅游啊。可是,不要说强强了,他们家往上数八辈都没人去旅游过。在她看来,旅游这个事,得吃饱喝足钱包有点鼓才敢想的,哪是他们这种人做的事?

  

  胡大昌接着说:“人家老师真不错,怕当着强强的面说伤了孩子的自尊心,趁强强上课特意过来跟我说一说。她说全班同学除了强强,都不止去一个地方旅游过,说咱这当家长的没尽到责任。”

  

  想想儿子受到的歧视,郝小梅的心一下痛了起来,再一转念,她猛地打了个激灵:“刚才那个女的是强强的班主任?”“可不是吗?临走我送给她一束花,保证说一定尽快带强强出去见见世面。”此时,郝小梅简直要把那摔跤的老太太当成活菩萨了。要不是因为她耽误了点工夫,自己肯定就把老师当成小三教训了,那后果可不是一般的严重啊!她心里想着,嘴上就说出来了:“幸亏我把老太太扶起来了。”“什么老太太呀?”胡大昌不解,于是郝小梅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

  

  “什么?”胡大昌忽然脸色煞白,“你昏了头啊!现在谁还敢扶摔倒的老太太啊?你、你……”郝小梅生气了:“老太太怎么了?你妈不是老太太啊?”“唉,一句话跟你说不明白。跟你说,扶起个摔倒的老太太,搞不好就得倾家荡产!”“有这么严重?”郝小梅还是不信。“就怕被人讹上啊!万博体育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新万博体育带来了自己的独家娱乐平台,万博百家乐地址游戏是一家成立在欧洲的网上投注公司,万博体育平台更受大众的欢迎!这里应有尽有!”胡大昌拍着大腿道。“讹什么?”郝小梅不服气,“老太太早走了!”仿佛要回应她这句话,她的衣服被人拽了下:“饿了,要吃饭。”郝小梅回头一看,愣了,这可不就是刚才那老太太吗?难道她真讹上自己了?

  

  关键时刻,胡大昌出马了,他走到老太太面前,强挤出一丝笑容:“阿婆,刚才谁撞了你还记得吧?”老太太一指郝小梅:“她。”郝小梅吓得一哆嗦:“阿婆,你可别冤枉人啊!”老太太接下来的话让她哭笑不得:“她给我水喝,我想吃饭。”胡大昌发现她头脑有点不清楚,问:“阿婆,你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啊?”老太太迷茫地摇摇头:“我,不知道啊。”

上一篇:不给皇帝开门

下一篇:没有了